世臧

舞痴的舞团后勤组组组长 ✧(≖ ◡ ≖✿)
励志想要成为小透明【最后似乎成功了〗的大高个

哇时隔两年重回lofter!我超——激动的啊啊啊!最近痴迷于凹凸世界【也是被首页们安利【雷德真的太可爱啦/不说了我先交个党费然后睡觉/如果是他们俩的话真的很难确定雷祖还是祖雷啊祖玛那么攻!/这个是祖玛醉酒设定/还有雷德小天使不是在蹲气功我只是没画石头而已/好羡慕线条流畅的太太们啊/给加热度的小可爱们比♥️

《Warriors》

锤一分:

·粮食


·私设多 OOC


1.


犹记得八年前,杨聪还是刚出道的新人,该长胡子的地方还长着绒毛,小脸蛋满满的胶原蛋白,用手指头都能掐出水来。


同期新人里,最引人注目的是个大小眼。出道就是队长,让人怀疑微草高层是不是吃错了药。


每年新赛季开始前,联盟都会为新人们开个欢迎会。


那天王杰希来得有点晚,会议室只剩三、四个空位。他在门口站了五秒,思考着哪个位置比较好。


杨聪正在玩手机,冥冥中感到了一股诡异的力量,让他把视线从手机屏幕上移开,与门口的王杰希对视两秒,接着鬼使神差地举起右手,打了个招呼。王杰希点了下头,从善如流地坐在了杨聪旁边。


那之后过了八年,足足两千九百多天。


杨聪在T2航站楼的停车场,生无可恋地等着那个刚下飞机的人。


那个假期去白天最高气温38度的N市散完心,回来第一件事就是吃火锅的男人。


2.


王杰希看着窗外的车流,若有所思。


“想什么呢?”杨聪问道。


“临上飞机的时候接了个电话,”王杰希答道,“主席问我想不想当国家队的队长。”


“你怎么说的?”


“说我要想几天。”


“那你是怎么想的?”


“当然不想了。”


“我就知道。潘林说你志在必得,老子心里呵呵一笑。你这种人要是都去争这个位置,我立马就把这真皮坐椅嚼吧嚼吧,生吞!”


“哦,我是哪种人?”


“贼TM难搞的那种人。”


3.


王杰希从业这八年,是相当随心所欲的八年。


想打职业就去打,想买房子就去买。不搞对象、不搞绯闻。两冠在手,功成名就。


两个月的天才,七年零八个月的魔术师。


唯一称得上是勉强的,似乎就是刚出道就接手微草的队长这件事。不过质疑他的声音没活过三个月,他也并没有捉襟见肘。


他只是不想做,并不是做不好。


职业联盟竞争激烈,身边的人换了一茬又一茬。光微草食堂的凉菜师傅就换过二十多个,他的最爱也从拍黄瓜换成了蒜泥茄子。


这次去N市休假,荣耀周边店都循环播放着兴欣的纪录片。炎炎烈日下,他戴着墨镜,联盟有史以来最可怕的怪物在液晶屏幕里冲着镜头挥手。他突然想起第三赛季的时侯,这个人躲在全明星舞台特制的隐蔽选手房里,操纵的角色就站在王不留行的面前,无比真实地告诉他什么叫做无法逾越的高山。


平白无故地回忆不是王杰希的风格。


所以他在上飞机前跟邓复升和杨聪约了顿火锅,按照惯例,杨聪来接他,邓复升去订包房。


自从接任微草队长,他到哪里去都要端着队长的架子,对下是不苟言笑、要求严厉的前辈,对上是明察秋毫、眼里揉不得沙子的后辈。即使面对一路走来、知根知底的方士谦也不例外,毕竟治疗之神除了荣耀治疗技术,蹬鼻子上脸的功夫同样举世无双。


而面对同期两位好友的时候,他依然能做那个训练营里的王大眼,杨聪和邓复升人生中的王大爷。


有友如此,夫复何求。


4.


B市火锅的奥义在于铜锅。


王杰希刚挑开帘子进包房,就看见了用筷子挑麻酱解馋的邓复升。


“哟,老王,回来了啊。”邓复升笑眯眯地打招呼。


“我们要是再晚回来一会儿,你就能把那一盆麻酱都就着葱花吃了。”杨聪把车钥匙往桌子上一拍,找了个离萝卜皮儿的位子坐了下来,“就咱仨吃,能不能让人把多余的凳子都撤了。”


“等老王找个座儿就撤。”


“老邓你是第一天认识老王吗?他要不是坐在爆肚前面,我现在就把这一碗朝天椒全吃了。”


王杰希挑了个离糖蒜最近的位置,而后饶有兴致地看向杨聪。


“卧槽,王杰希,你这就是针对我!”杨聪‘咔嚓’一声用手机拍了张照片,装出不成功便成仁的样子,“老王,我告儿你,你再逼老子,老子就要发微博说你逼良为娼了!”


邓复升好奇地偏头看了眼照片,说时迟那时快,手指头一捅,杨聪这微博就算是发出去了。


“我靠,老邓,”杨聪痛心疾首道:“想不到你这个浓眉大眼的家伙,最后也叛变了革命队伍啊!”


“他的热度,不沾白不沾。”邓复升实在地说。


5.


颜粉数量和周泽楷不相上下的男人果然名不虚传。


王杰希吃到第八片羊肉的功夫,杨聪的微博就已经转发过千。


“老王,瞅你那模样,居然还能有颜粉,”杨聪看着自己微博不断彪出来的红色提示,痛心疾首道:“这一定是直到老子退役都会困扰老子的未解之谜。”


王杰希正用筷子把羊肉片裹糖蒜,一副完全没精力理杨聪的样子。


“联盟里哪有那么多的帅哥,”邓复升边往铜锅里放豆皮,边指点道:“魅力这种事,要不就像小周那样,帅得登峰造极、惨绝人寰,要么就像我们的老王一样,有特点。”


王杰希斜了一眼邓复升,然而下完了豆皮开始下虾滑的男人完全没有闭嘴的意思。


“再者吧,什么事儿都有个从陌生到习惯的过程。老杨你说,咱俩当年第一次见老王的时候也挺惊艳的,现在还不是习惯了,甚至越看越顺眼。”


杨聪一拍桌子道:“老王,我副队长要是这么拆我的台,我绝对不能忍!”


王杰希再斜了一眼杨聪,夹走了杨聪面前盘子里最后一块萝卜皮。


6.


杨聪嚎着去跟老板要萝卜皮去了。


包房里只剩捞沫子的邓复升和啃萝卜皮的王杰希。


“老王,老杨说你不同往常,”邓复升说道:“一个队长邀约的事儿,怎么给你搞得这么消沉。”


“我消沉吗?”


“没有平时的欢实劲儿,老杨和我意见一样。”


“敢情我在你们眼里是头驴么?”


邓复升没回应。


这种情况,通常表示他很认可,但是不想说出来。


7.


王杰希的精力之旺盛,绝非常人能及。


自荣耀联赛步入正轨后,场上的比拼一天比一天激烈。打字和操作互相干扰,因为指挥而操作失误,或因操作而耽误指挥的情况屡见不鲜。很多队伍都选择主攻手与指挥的任务分别由两人担当,只有拥有着真正怪物的队伍例外。


王杰希就是个真正的怪物。


邓复升在第五赛季后才加入微草,那时魔术师的打法已完全成熟。天马行空的想象力、诡异莫测的打法、稳健的操作、飞快的节奏,除此之外还有优秀的战术素养。赛场上的王不留行总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无论顺境还是逆境,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


可那并不是魔术师的终极姿态。


邓复升和王杰希既是同队,又是同期,私下里相处的机会比其他人要多出不少。邓复升不止一次见到过无所事事的王杰希,左手有节奏地敲击着桌面,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微草的队长并不会弹钢琴,敲击的间隔更像是荣耀的技能CD。


只有极少数的时候,心情不错的魔术师会把一直在脑海中演练的打法实践出来。


这时候就轮到邓复升目瞪口呆地看着魔道学者向团战中心的剑客飞驰而去,从胯下掏出一把大扫帚立马开抡。


“平时克制着呢。”一旁的方士谦解说道。


8.


第七赛季结束的时候,邓复升和王杰希谈过打法的问题。


邓复升的意思是,既然都拿到了两个冠军,以后要不要考虑一下随心所欲。


王杰希给了他一个标准的大小白眼,意思是不要。


邓复升听人说过第三赛季之前的事情,认真负责的队长为了战队的未来,把队长的职务交给了刚出道的新人。


王杰希又提了一次,他说微草的利益高于他个人的利益,而且他答应过两个人一件同样的事情,现在还不是能任性的时候。


他一直是个说到做到的人。


凭借多年的相处经验,邓复升认为王杰希现在处于状态调整期,类似于五万公里大保养。虽然看起来和平日里没什么区别,但还是能感觉出王杰希从沉默中渗出来的一丢丢小疲倦。


所以他和杨聪达成了共识,世界赛在即,为了魔术师的威名、国家的荣誉,也为了自己多年的好朋友。


至少先把机油给王杰希换了。


9.


肉足饭饱,按照老规矩,依旧是杨聪开车送王杰希回家。


王杰希这一路上发现杨聪开心异常,隔三差五地瞄他一眼,然后就开始得意地微笑,笑得让人脊背发凉。


“老王,”杨聪挤眉弄眼地说道:“你晚上有个惊喜,可以先做好心理准备。”


王杰希上上下下打量了杨聪好几圈,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杨聪一拍胸脯,“放心吧,不会卖你的。”


他俩在B市常住的是同一个小区,两栋楼之间只有三分钟的步行距离。往常都是杨聪把车开到花坛,放王杰希下去之后开回地下车库。


可这次杨聪出乎意料地沉得住气,王杰希刷卡进门的时候回头瞥了眼,发现杨聪还是在花坛那里等着。


这让王杰希的警觉心增加了五十个百分点。


从大门到楼梯,再到自己屋子的门口,王杰希一直四处审视,以防突然有个人蹦出来跟他喊一句'surprise!'。


可他确实是顺利地开了自己的屋门。


虽然搞不清楚杨聪葫芦里买的什么药,但他依然决定先洗个澡。把门厅的灯打开,关门,脱鞋子。


然后他就听到了微信语音的提示声。


10.


“哟,队长,”方士谦的声音懒洋洋,像刚睡醒一样,“听说你抑郁了?”


“你要改行当心理医生么?”王杰希问道。


“哦~那就是真抑郁了呗,复升跟我说的时候我还没当回事儿,看来问题相当严重啊。”


“你着急么?”


“啥?”


王杰希冷不丁的这么一句,让方士谦挺莫名其妙。


“太热了,”王杰希说,“我要开空调,还要洗个澡。你要是想转行当心理医生拿我试手的话,半个小时能等么?”


“卧槽……”方士谦被噎得几乎都要笑了出来,“卧槽……你这是要把我当年怼你的份全都怼回来吗,王大眼?”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王杰希淡定回道。


“艹,行!等你!”


挂了语音,方士谦往VIP候机厅的按摩椅上一躺,开始闭目养神。


王杰希不是省油的灯,为了下一轮交锋的胜利,他要养足体力。


更何况久违的针锋相对,还让他有点兴奋不已。


11.


搭档分很多种。


有像叶修吴雪峰这种老夫老妻的,也有像孙哲平张佳乐这种如胶似漆的。


比较特别的有两种。


一种是像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个人都有弱点,两个人都用自己的优点弥补对方的弱点。微草和蓝雨在网游里水火不容,方士谦也乐得搀和。他对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定义,是杨过和小龙女。


毕竟神雕大侠单手纵横天下,而喻文州的手速在方士谦看来和断手没太大区别。倒是黄少天不服自己小龙女的定位,他觉得以自己的口才和实力,怎么也是东邪西毒的级别。


“我看你像那只雕。”方士谦断定道。


之后两人就是漫长的垃圾话对彪,顺带着网游里的见招拆招。


12.


另一种,就是王杰希和方士谦。


治疗之神的打法并不稳重,他打得相当挑衅、相当情绪化,很难让人想象他是二期的老选手。牧师和守护天使这两种辅助治疗职业,能活活打出侵略性来,由此可见一斑。


场面上只是说得过去的和平,私下里方士谦没少冲着王杰希开火,当着自家队员的面拆自家队长的台也是常有的事,可后者似乎是个太极高手,每次都是笑笑,而后安稳地平息事端。


王杰希看方士谦顺不顺眼不好说,很长一段时间内,方士谦怎么看王杰希都看不顺眼。


直到后来,方士谦见证着王杰希改变他引以为傲的打法。他是个识货的人,他知道这对荣耀是什么样的损失,对王杰希自身又是什么样的损失。


可是王杰希自始至终都没在乎过,无论是外界对他的评价,还是自身的得失。


方士谦看着王杰希的节奏一点一点地慢下来,异于常人脑回路的打法一点一点地回到正常人的轨道上。微草的治疗和主攻手成为队伍两个稳定的节奏点,顺风时扩大差距,逆风时搅乱局面。大局上由王杰希主持,方士谦的任务是找到能够决定胜负的关键点,然后牢牢抓住那个时机。


第四赛季结束,微草没有夺冠。


赛后的分析会上,那时方士谦第一次叫王杰希‘队长’。


13.


半个小时过去得很快。


王杰希拨来了语音,方士谦按了接听,两个人都没有先发制人的意思。


等了十秒,方士谦才决定先出手。


“世邀赛,期待吗?”


“只要不找我当队长,就还算期待。”


“找你当问题儿童班主任去了?”


“我打算推掉。”


“你们不如等名单确定之后,办个抽签比赛决定队长的人选。”


“哦?”


“抽签比赛,一回合定胜负,统计手速曲线和伤害曲线……”说到这儿,方士谦顿悟道:“算了,比个屁,直接喻文州吧。”


“认真打的话,他不会是最后一名。”王杰希说。


“跟单挑没关系,我只是想到了那个传言,传说中你们这次会配教练的这个事儿,”方士谦说,“要是派个外行,就让喻文州直接给他搞掉。”


虽然已经过了多年,但治疗之神对某个术士的心脏程度,依然心有余悸。


14.


“你的心理治疗只有这种疗程?”


“滚蛋,谁说要给你心理治疗了,”方士谦斩钉截铁,“你们哪天集训?给个日期。”


王杰希报上了日期,并且表示欢迎来,他做东。


方士谦大方地表示:“你做个屁,老子来。”


王杰希说:“可以。”


然后这段对话就没办法再进行下去了。


说实话,搭档五年,如果说王杰希和方士谦在赛场上的默契程度有十分,那现实中,俩人顶多能拿五分。


性格不和、口味不和、爱好不和、作息不和,总之什么都不和。王杰希不怕热不怕冷,方士谦又怕热又怕冷;王杰希吃咸豆腐脑,方士谦吃微草早餐专供版甜豆花;王杰希睡三个小时依然生龙活虎,方士谦睡不过八个小时就开始浑身难受。再加上王杰希刚接王不留行时的种种恩怨,一方怼人、另一方见招拆招的相处方式就像G市的鹅肠炒豆芽般源远流长。


不过方士谦现在觉得,只是相处不来而已,他们依然是朋友。


依然是最默契的队友。


15.


世邀赛的第一个会议,又名远古最大的巨神诈尸会。


王杰希把发的资料收到包里,在楼里转了一圈,才慢悠悠地走向院门。


虽然方士谦绝对不会迟到,但王杰希也不因多年后的会面激动。


都是本地狐狸,装啥聊斋。


方士谦果然在门口等他,故作高深地戴着墨镜,见王杰希出现在视野里,才开始慢条斯理地走过来。


走到两人相聚还有两米的时候,方士谦神秘一笑,说:“我不是来找你的。”


王杰希皱起了眉头。


“二乐!”方士谦突然充着王杰希身后喊道,“张佳乐!你干什么呢!”


低头看手机的张佳乐一开始还纳闷,这是哪家的媒体这么牛逼。看清楚来人是方士谦后,立马惊喜地喊道:“卧槽!”


王杰希侧了侧身,给这对经年未见的老友激动重逢的空间。他觉着以这俩人奔跑的动量来看,非有个人的排骨被撞骨折不可,不过他并不打算说。


16.


王杰希向前方看去,叶修正在和人说话。那人见王杰希来了,拍了下叶修的肩膀,扬起下巴,微笑着向王杰希示意。


时间似乎凝固了。


王杰希眯起眼睛,试图将来人的形象与自己脑海中的重合起来。


那人胖了,肤色也比以前要黑。


王杰希快步走了过去,距离很近,不用跑起来。他张开了嘴,却只是笑,没说话。


七年了,自王杰希正式成为职业选手以来,就没再有机会说那个词。


魔术师不是个热衷于怀念过去的人,却再次感到了七年前的心境。


那是还是刚出道的新人,完全不知道将会挑起那么沉重的担子,一挑就是七年。


现在他终于又有了机会。


自联盟成立以来,只有一人担得起他的这声称呼。


他说:“队长。”


-FIN

redsting:

好喜欢这样的M记!其他角色的大图也贴满全店,叶神!真想赖着不走了555

拿doodle捏了个victor~实在是没有银色了用这个颜色意外的蛮还原的哈´_>`最后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你懂我懂大家懂,给个HE啊啊啊啊啊【满地打滚
最后一话嘛也就还有10800秒而已请大家跟着我一起数秒耐心等待【x
(●´∀`)ノ♡

为了大大  转|°з°|
【确实只是想 静静的吃个cp

转给圈管:

大家好我是转po主,已经和原来转到lof的姑娘沟通好了,现在lof上关于这一事件统一由本号放出,微博地址戳我,因为长微博姑娘实在不想打佐鸣tag,因此微博上挂都没有打tag,但是lof因为特殊原因不打tag大家看不见……所以打下tag,过两天删。 这次真的很重要,某种意义事关整个圈子,真心希望大家看完。 

浪费大家几分钟时间,希望看完后可以转发一下,为了那些你支持的作者,为了你爱的佐鸣,谢谢。

最后PO一下长微博姑娘的原话,希望不想看见相关的亲也能体谅,因为这真的事关大家,事关我们整个佐鸣圈:

真心希望大家能转发一下,不要再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旁观了……这一次已经是掐了我们圈一大半的产出了者……这种风气再继续下去我真的很难想象这个圈子的生存环境将会变得怎样艰辛………… 

所以我会做,我只求做好之后大家可以帮忙转发一下,让作者们明白是有人知道这个圈子里敢于站出来说话的人是多数,也让那些挑事的sjb明白这个圈子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容忍他们的恶习。 

说一千道一万,不要失去后才开始后悔。 

疑怪昨宵春梦好

鲨鱼:

*没修,肯定有错字
*黄少天x刘小别
*粉




黄少天打了个瞌睡。

等他醒来时,发觉天色暗了,地色亮了,树干咯得背骨有点酸。一觉睡到了晚上,对于辛苦劳作的自己,真是难得悠闲的假日。

这个工作场所没风,体会不到深夜逍遥行的少年心怀,黄少天自讨没趣,瘪了瘪嘴打算敬业。

于是他打了个哈欠,抬起头,再垂下来,最后猛然抬起。

自己头顶上略微粗壮一点的月桂枝上坐了一个人。

漆黑的头发长得垂到木匠的耳畔,凤眸下沾着淡色胭脂红,脚底下发光的土地给他裸露出的身躯添上一股魔幻的色彩...没错,他,一个男人,全裸坐在自己的头顶上。

观测到一些羞耻东西的月球新晋木匠黄少天整个人都WTF了。

而在他不符性格的尖叫即将从嗓子眼冲出时,全裸男尴尬地开口了。

“...我是新上任的嫦娥。以后就是同事了。你好。”



据新嫦娥所说,他原本是微草月系培训所月饼学的一名学生,某年某月某日,被敬爱的所长叫去谈话。

“嫦娥系的系第一递出申请打算进入牛郎部门就业了。”所长的大眼遗憾小眼遗憾,表情有些悲戚,“真不该让那个织女系的天才转学...同学,这一届的嫦娥位置空缺,请你马上飞到月球成为代理嫦娥吧!”

“哈?!可所长我是立志给嫦娥作出最满意的月饼的男人...”当时还不是新嫦娥的新嫦娥努力给自己挽回什么重要的东西。

“性别无界,真爱无边。请带着微草毕业生的光荣感踏上月球。我相信你。”

“什么?!不、所长,我的内心是拒绝的...等、等等,我晕扫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综上所述。我们所长的扫把驾驶功底可是业内第一强,虽说他被空中交通法指名限制到现在也没有领到驾驶证。”新嫦娥叹了口气,“等我睁开眼睛,发现衣服没了,还被吊在树上。爬下来的时候还被刮了几个口子。”

黄少天长了张嘴,却不知道从哪吐槽起,只能弱弱地扶额:“合着你还是偷渡上月的啊。这是犯法啊,犯法的啊。不怕被霸图那群家伙查出出境漏洞啊,擅自犯法上月球的胆量我是佩服了,可犯法就是犯法了,我这么正直肯定会报警的。”

新嫦娥用上挑的黑眼睛盯了树匠好一会儿,再挠挠脸,撇了撇嘴,接着把眼睛瞪得圆溜溜的。

“我用月饼贿赂你?”

黄少天自诩坚如冰雨的心动摇了。

“我,只吃五仁的。”

良久沉默、万般纠结后,铮铮铁汉黄少天,如此回答。




新嫦娥受到了木匠的包庇,顺利住进了月宫。

全裸的新嫦娥也终于在月宫金光闪闪的衣柜中找到了嫦娥的工作服。可惜皆为毫无安全感的长裙和吊带内裤。所以除了飘纱上衣,他的灰毛裤和兔毛大衣全是借黄少天的。

“我就只有两条内裤一条穿着一条晾着,”黄少天抱5s借新嫦娥的光蹲在衣架旁蹭月宫的满格Wi-Fi,“你等着我给你淘几件内衣啊,遛鸟你肯定不习惯。你要三角还是四角的?好歹是嫦娥,三角的比较好吧?”

“...四角的,谢谢。”

“话说回来自我介绍一下啊,我黄少天,负责砍月桂树的,就住月桂树顶A01室。别看辣么高整一棵都是我的呢。他被砍的高兴还会结软妹币,完全不愁吃穿,就是信号差点。还有我的伙伴冰雨,下次带你见见他啊。”

“我是刘小别,原本在大陆北边儿住着。学做月饼的。...话说回来,嫦娥到底是个什么工作?”终于不是全裸的新嫦娥刘小别怀着忐忑的心情望向黄少天。

“啊!?”黄少天大吃一惊,“你们所长这都没告诉你太不靠谱了吧!我想想...嫦娥要做的事大概就是喂喂兔子,整日换装,还有环游世界。”

“这和卵卵有什么区别...”

“卧槽同道中人!!你哪个版的!!”

“安卓。”

“友尽!!!”

这么喊着的黄少天,还是爆着手速给刘小别拍下四角裤耳机和三星galaxy。

新嫦娥翻了个白眼转身打算去后院喂兔子,木匠一人还在买买买。光脚踏着月亮,他瞅着从地下冒出的莹莹光彩,突然觉得嫦娥生活也不是这么糟糕。




过了几天,刘小别的所长王杰希骑着扫把穿越星河来了。他放下灭绝星辰屁股后拖着的绿油油旅行箱,看着面前后现代主义混搭风的学生,大眼弯弯小眼弯弯。

“嫦娥系的学生们为了追随小高也全跑去修牛郎职业了,校方在经过郑重考虑之后决定暂时停招嫦娥系新学员。你大概得在这儿待久点了。”

刘小别拉过自己的箱子,抹了抹鼻子:“我什么时候能回去看我爸妈?”

“除中秋外的所有国家法定节日你都可以休息。不定时有各种补贴发放,每月三十号下发工资,年末有奖金。”

“我喂喂兔子拔拔草就能这样了?!卧槽想当初糕点师行业竞争那么激烈...万恶的阶级偏差!!!”

“这就是公务员啊。”经验老到的黄少天在一旁靠着冰雨感叹。

原糕点师刘小别沉痛地闭眼隔绝了这WTF的世界。

忙碌的微草月系培训所所长,风一般的男子王杰希,留下几句嘱咐后驾扫而去。独留站在原地的黄刘二人感受那并不存在的风和逼。

木然呆立的刘小别,捅了捅趁机拿他衣角擦冰雨的黄少天。

“朕渴了,给朕拿点水来。”

“振作一点啊你是公务员不是皇帝!”

“宝宝心里苦。”

“哎哟卧槽。”




再后来,新嫦娥和木匠过上了无比悠闲的生活。

大概是一个人呆着也无聊,绕是刘小别也愿意主动扛着满身的兔子跑到月桂树下看黄少天拿激光剑削树。按照设定,受伤的月桂树是会不断长出来的,可是每被砍一次就簌簌地抖叶子下来声音听起来还像奇怪的呻吟的树看起来格外恶心。据黄少天所言,干他们砍树这一行的,就是要有一颗持之以恒的S心,要拿出ABO总裁肉文中超级大A的侵略感,再配上他毫无破绽的剑术,方可成大气。

可你不是木匠吗,不是要给我的兔子后院建小木屋的吗。刘小别的内心面无表情。

黄少天时不时会跑去月宫蹭Wi-Fi,刘小别除拖着一身兔子到处走外也不忘磨练自己的技术,力争做出令自己满意的月饼。黄少天也因此蹭到了不少月饼。

转眼间就到了中秋节这天,月球是意料之中的好天气,地上的光亮的让黄少天砍树都得带墨镜。刘小别的也是淘宝同款,待在月宫中如同盲人探路般溜兔子。待一切工作完毕,他包好昨天就准备好的五仁,再摸着路往月桂树方向走。

“黄少天,”他小心翼翼地迈步“黄少天!”

“我在!”藏在树叶中的木匠探出个头来,“哟!中秋节快乐啊!”

“中秋快乐。”确定了声源,刘小别仰起头来,眯着眼睛分辨他的面孔,“我今天做了五仁的。”

“我尝尝我尝尝!”木匠撒着欢跳下来。

他凑近了刘小别,揭开盘子上掩着的布,捏着白玉盘里的月饼往嘴里送。然后偷偷笑起来了。

——月饼上精致的纹路,是个如刀削般锋锐的“天”字。

特别好吃。

刘小别显得有点紧张,虽然墨镜遮住了他大半神采。

“怎么样。这次用了你那棵树的叶子,熬出来的馅味道还可以。梅干也放了,核桃和大枣少了点。你...喜欢吗?”

特别喜欢。

心跳加速的木匠黄少天嚼着嚼着,视线定格在刘小别微微向后抿的嘴角。

他毫不犹豫地想,就这么把嫦娥娶回家也不错。


FIN.

祝大家中秋快乐!我跟你们讲!三党!没人权!

画画的时候突然想到,如果是张副的性转的话,又大奶又暴力,那不就是,暴君尼禄么  yoxi  下次性转就照着尼禄画好了´_>`

喻黄 【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喻文州所推倒的黄少天经历了什么

“队长队长我最近老是全身发热感觉好奇怪啊我这是怎么了…”
“可能是上火了吧^_^多喝水”
“可队长我还经常发抖诶这样很影响训练的…”
“相信少天可以克服一下的^_^”
“那我心跳加速又是怎么回事我是不是心脏有问题啊队长…”
“怎么会呢少天^_^”
“啊啊队长我感觉我又犯病了我怎么了应不应该去医院…”
“那是因为你正在被我压在身下啊 少天^_^”

如果把全职里的正常人名都替换成外号:-O
——呵,钱包脸,没想到你也有被哥压在身下的一天啊
——幼稚
——手残,你们那的小鬼怎么老缠着我们别哥
——啊啊原来小鬼跑到微草去了吗,话唠你去帮我看一下^_^
——好的手残!没问题手残!

——龙抬头!是龙抬头啊!二翔选手不愧是新晋第一战法!让我们为这一刻喝彩!
——口残转身一个押枪,将大眼儿稳稳的控制在了场地中心!
——…
我要不行了
月考完就去拓展训练,站着军姿开脑洞,我忍着不笑出来´_>`
【下了刀剑的手游,并不懂得日语的我并不懂得【有料是什么意思:-D

试一下,把爸爸的左右眼调换一下,变成帅气的小白脸了呢!年轻了十几岁!你们试一下!我真诚的!